企业互联网+
生意场 > 失败教训 > 2017年倒闭的企业,我们总结出6条“死因”

2017年倒闭的企业,我们总结出6条“死因”

生意场 2018-01-03 09:10:10 来源:猎云网

—————————————

据《2017中国创新创业报告》显示,2017年“死亡”的创业企业样本数为150家。最长的搜狐社区,终是没有迎来自己18岁的成人礼,最短的之一悟空单车,两个月就消失匿迹。

就这样,没有一丝丝防备,有的昨天还是被各界共同看好的、熠熠生辉的创业明星,今天就余光散尽淹没在黑暗里;有的上一秒还号称行业第三、各种充值买赠,下一秒就突然关停、押金再也退不出来;有的线上还在年度套餐打折售卖,线下就已经部分门店关闭用户无法消费……

灭六国者,六国也,非秦也。族秦者,秦也,非天下也。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

为了不使后人而复哀后人,猎云网(ilieyun)也在岁末之际,和大家一起哀之并鉴之,数数这些阵亡企业都存在哪些共性。

老观点讲,没有公司因为不盈利倒闭,但不健康的现金流一定能拖死创业者。

因此,尽管这些企业中不乏一些销售业绩不错、毛利较高、模式新颖的企业,创始人里也有自带资金的富二代、省级高考状元、BAT或跨国大公司高管等优质人才,还有已经融资到B轮、甚至C轮、D轮,停运之前创始人倾家荡产变现贴补、投资人一再追加填补窟窿,依然躲不过在风口下因资金断裂而阵亡。

因此,可以肯定的是,所有项目的最终崩盘,都是因为实在没有流动资金了,那造成这个的原因,又是什么呢?

1.对融资盲目乐观,大量补贴、巨额推广,长期烧钱模式难以支撑。

代表企业: 星空琴行、小马过河

星空琴行成立于2012年6月,创始团队是包括周楷程在内的6名阿里巴巴高管人员,因自带明星光环加熟练的O2O思维,使星空五年时间融资4轮总金额近2亿,其出了名的“买钢琴送课时”的营销方式也让其一年销售业绩过亿。

意外的是,2017年9月开学季,星空琴行几乎一夜关门。

据周恺程亲述,D轮融资的失败和常年高昂的用户补贴直接导致了星空的死亡,而此前,由于当时过于乐观,团队选择了业务拆分、子公司独立运营等加重成本的运营方式。

他反思到:如果当初没有这么做,后来的(翻盘)机会应该会大很多。而此后因为O2O风口的疲态,持续的价格战并没有保住业绩又一次加剧了现金流的紧张,此后尽管投资人和自己一再追加超过3000万的资金,并在此过程中转让掉了创始团队所有的股份,然而面对巨额资金缺口这不过是杯水车薪。

(周楷程邮件部分内容)

和星空同样处在教育领域前排梯队的小马过河,其创始人许建军曾是2002年湖北省的高考状元,毕业于清华大学电子系,后同成为新东方名师。

小马过河早在13年税前利润就有三千多万,且一度成为除新东方外,北京地区留学考试一对一培训营收最大的机构,客单价能达到几万块。转型互联网+教育后迅速获得了资本方超过1500万美元的投资,然而长期高昂的推广费用和O2O模式下不断的推出低价产品,让投资一进来就迅速花完。

许建军曾对猎云网披露,2014单年花了4000万做百度SEM,但仅仅带来4000万营收。

值得一提的是,两位创始人也都曾为了扭转局面做了一切努力,周楷程创始团队让出全部股份,个人小额借贷超过2000万;许建军也变卖了一切资产,更是用四面楚歌、痛不欲生、声名狼藉、众叛亲离四个成语形容当时的处境。

2.为迎接风口迅速扩张,重资产模式拖垮良好盈利,代表企业:星空琴行、哆啦衣梦、EZZY、酷奇单车

在风口下,猪都能飞。“风口”这个词,对于创始人来说真的是又爱又恨,在风口下,走对了可以迅速发展、名利双收,然而一时之间涌入的大量竞争者和资本介入,又很容易让本来一步一个脚印的创始人被拍死在沙滩上。

因此,借着风口,盲目扩张,重资产为企业带来的运营不周则硬生生的拖垮了原本良好的盈利。

已经到C轮、且一年营收额过亿的星空琴行之所以能够被融资失败“整死”,很大程度上也有其在O2O风口期间盲目扩张带来的原因。几年时间在全国开了七十多家线下店,且全部为直营,教师人数一度高达近千人。

实体店是一个非常重资产的路线,且因其钢琴教育的定位进入城市都为一二线或经济较发达的城市,在这样的城市里选择位置良好的商场门店投资,成本自不必说。而一直推崇素质教育的星空在教师的招聘上也是要求严格,高昂的人力成本也是其居高不下的运营费用之一。

同样为了迎接风口,尤其是2017年里斗争的你死我活、异常惨烈的“共享”风口,剩下几位代表也同样走起了迅速扩张的路线。

哆啦衣梦曾是共享衣橱的早期成员加第一梯队,然而其为了开通正规博彩十大app城市的业务和快速获客,不仅开设了大量线下体验店,还选择了自建洗涤线,巨额的固定投资终于使其在今年9月宣布停止运营;

进入共享出行领域的EZZY于今年10月宣布进入破产清算程序,其创始人付强表示,因为要保证足够高的客单价,选择了奥迪、宝马等品牌车系作为共享汽车产品,而此后车队的大量投入和融资困难使其不得不在能够看到盈利的情况下一步步走向“死亡”;

从行业第三到彻底崩盘,酷奇单车在今年国庆前后上演了一出出大戏,作为第一批共享单车企业,酷奇在ofo和摩拜的共同夹击下把业务扩展到了五十多个城市,投放数量、用户规模、APP注册人数也一直稳超除黄橙外的所有品牌,然而正是这种急于扩大运营地区、注重城市数量的行为使其挪用了用户押金,造成了用户退押金难然后网络传播一时大量用户短时间内同时退押金,最终走向变卖的结局。

EZZY创始人付强曾在企业宣布破产一个月后接受采访,尚年轻的他显然正规博彩十大app的是不甘心:盈利没有太大难度,只是没融到钱。

他表示,按照原本商业模式,日订单8单,车队一万辆就能维持平衡,然而公司的运营效率极低,且长期得不到解决,也曾试图提高,但是高成本去砸显然无法持续。这使得后期只剩100多辆车的车队没多久就亏光所有的钱。

不同于付强的不甘心,酷奇CEO高唯伟在接受猎云网采访时,整个人表现的十分颓废和丧失意志:我可能不大适合做一个创业者,感觉没有意义。

他对于酷奇之死的反思除了认为运气不好和竞争对手陷害外,也承认确实曾一度过度的追求扩张速度,而造价颇高的黄金单车在引起热潮后,高唯伟本人开始野心膨胀,也使酷骑走上了无序扩张的道路。同时其运营能力却没有跟上。

“酷骑走到今天,就是因为我们野心太大了。总想做一个改变中国、影响世界的伟大企业。这么大的野心,造成我们做事比较急,资金、资源都跟不上,导致今天这个局面。”高唯伟说。

3.伪需求领域切入,误判用户消费习惯,造成过低的消费频次,代表企业:车来车往、乐电、订房宝

2017年上半年,共享充电宝如雨后春笋般发展,据媒体消息,仅40天就有11笔融资总金额过12亿,而在8月“充充”更是完成了超过5亿元的最大单笔融资。

尽管这样,“倒闭潮”还是说来就来。乐电创始人楼莹莹在企业10月份停止运营后发布声明承认,充电宝确实是一个使用太低频的产品,且随着科技的进步可能将消失。而用户因担心安信息全也造成了大多不会选择随便充电,这也是之前并未想到的。

与充电宝用的越来越少不同,汽车在未来一定会被正规博彩十大app人正规博彩十大app使用正规博彩十大app,因此虽然车来车往选择对了产品,但同样误判了用户的消费习惯。其CEO谢磊曾公开表示过,自己可能玩不了电商。

事实上,我国二手车的线上交易率一直在个位数,金融渗透率也只有线下交易的四分之一。这就不难理解谢磊多次强调二手车交易模式需要改革。最后的破产声明中他也承认,虽然通过合并、改革等做了一系列挽回,但依旧长期亏损导致资金链终于完全断裂。

比起上面大多企业坚持到了下半年,“死”在1月份的订房宝也同样在放弃前尝试了各种努力。

创始人孙建荣也复盘了其创业过程中的经验和教训:虽然钟点房市场需求确实庞大,但由于太过低频导致获流量成本非常高,即使用户注册会员很长周期内也不会继续使用,且因为“临时性”的原因,很多人就近选择,并不在意资源的整合度。

用户在钟点房的消费上并不像按天住宿那样在消费前做过多的比较,这就就导致其产品市场并不大。

4.推广/营销决策失误,错判/没有考虑政策风险,代表企业:小蓝单车、友友用车

与低频次的充电宝不同,共享单车中国新四大发明之一,绝对使用人群多又十分高频次。

但大概没有那个领域像共享单车的倒闭潮这么惨烈了吧!口碑极高,一度被誉为“最好骑的单车”——小蓝单车,CEO李刚便是这惨烈的一员。在声明中,李刚直言:我做错了,我辜负了各位。因为有资本的加持,小蓝半年时间投放了60万辆单车。

但由于一直预计政府会限制投放、发牌照等,然而这个误判的时间差使其在数量规划上做出了错误的配比。

最致命的加上,6月初由于团队决策失误而发生了严重的宣传事故,直接宣告了本来正在对接的融资彻底失败,且因此被所有投资人放弃,这导致还处于烧钱发展中小蓝无法承受资金链断裂的代价,最好骑的“那抹蓝”终是离我们而去。

可以说,李刚团队在这场竞争激烈的赛道上不仅没有正确的预判风险,显然还犯了决策性失物,可谓玩火自焚。

与小蓝团队的“作死”相反,友友用车创始人李宇在转型时则率先考虑了顺应政策发展,然而政策红利并非那么好利用,还因此加重了运营成本导致其破产。

李宇表示,由于北京限牌,想着政府鼓励新能源汽车,于是便开始从几个汽车租赁公司租赁新能源汽车。然而虽然政府给予新能源汽车大量补贴,但这个钱并没有给租赁方节约成本,且为了拿牌照只能选择连车带牌的方式。

她直言:占据最大成本的就是租车和租牌照的费用。此后虽然最好的一个月,盈亏比能达到九成,几乎快要持平,但依然没有坚持到融资到来就烧光了所有的钱。

另外,受政策影响的项目并不少,当然,由于政策大部分是突然上线,企业不至于因为一下没有现金流而直接倒闭,大部分都选择暂时停运整改。

比如上线一天被叫停的“共享女友”;由于没有消防、卫生等许可证的享睡空间上线两个月被拆掉,CEO代建功表示将配合相关部门进行整改。值得一提的是,其本月还获得了融资。

5.行业巨头成熟,面临资本巨额补贴难以竞争。代表企业:町町单车、订房宝。

与以上几位宣布停运、破产不同的是,町町单车的创始人丁伟则直接被抓紧了看守所。作为富二代,父亲涉案使其不但没了投资人,还要面临法律的宣判。

只有23岁的丁伟在接受采访时显然几乎一蹶不振,对于町町的倒闭,他承认确实跟自己初次创业经验不足有关。比如喜欢跑车就将单车漆用保时捷同款,轮胎也都是实心轮胎,使造车成本仅次于摩拜。

而按照其规划,每天每车使用8次即可盈利,却没想到,橙黄车迅速入场,且资本强大一个月就能投放十万辆,又完全免费。这使他毫无竞争力。

寻找融资的过程中,大的风投机构只投OFO和摩拜。面对行业巨头不计成本的补贴,像町町这样基本毫无突围的可能性。

(丁伟写给父亲的信)

同样,前文中提到的订房宝虽然是从钟点房细分领域切入,但其创始人孙建荣在和投资人反思中也承认,像携程、去哪儿这样的OTA很容易在在线酒店预订中增加此业务,且可以用其它高频次产品补贴和带动低频次产品消费,巨头不仅模式成熟,连服务也难以与之抗衡。这样的压力让创业者基本没有翻身之地。

6.“巨头的儿子”压力大,母公司业务重心转移,人事纷争、战略不够专注等。代表项目:百度外卖

作为BAT的内部孵化项目,在享受各种强大资源的同时,也要接受多元化业务的母公司可能随时出现的转型、调整等,稍不留神没有拿到第一第二就可能被砍掉/卖掉。毕竟面对这样的体量,失去谁都仅仅是九牛一毛。

今年8月里,百度外卖的被并购前后闹了不少风波。其未透露姓名、但业内认可的某高管在接受采访时这样总结了原因:尽管李彦宏曾将外卖业务视为其内部孵化最成功的项目之一,除了自动配单系统技术优势,团队还拿下了寸土寸金地段高端白领的业务。

然而随着百度越来越明显的押宝人工智能,在这场几乎算得上全力以赴的转型中,百度逐渐减少与人工智能无关的业务也是情理之中。毕竟拿着众多资源的外卖业务不仅成本高,且内部高管充斥着武则天、康熙、乾隆、和珅等各种隐喻,众多人事纷争也使核心岗位高管纷纷出走。

此外,不够专注产生的战略偏差也让其错失机会。很多新增的生鲜、夜宵等细分项目让产品和技术人员精力分散。这样看来,百度出于战略调整而放弃百度外卖也就合情合理了。

尽管这一年被称为“资本寒冬”、“创业死潮”,尽管很多项目的“突然死亡”让用户措手不及,但也要说明下,这些因为过于追求用户体验或者以低价获客的企业,确实非常受消费者的欢迎。

比如星空琴行的消费者曾接受采访时表示:其实一直很信任他们,专业又教的好,孩子也喜欢这的老师,如果有可能,还是希望能重新营业,让孩子把课上完;小蓝单车倒闭时,曾有一条点赞过万的网友评论:这是最好骑的单车,押金不退了,算是我对小蓝的支持;搜狐社区宣布关闭,网友发帖号召众筹再建BBS,不到一小时就达成目标,且为了让出名额,给5000的还得退4000……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2018已经走来,创始人的反思并不能减少创业江湖的残酷竞争。唯愿创业者以小心,驶万年船。

14
+1
14
+1
文章关键字: 倒闭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正规博彩十大app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