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互联网+
生意场 > 名人生活 > 张昭穿越至暗时刻:“乐视,再见!”

张昭穿越至暗时刻:“乐视,再见!”

生意场 2018-03-30 09:35:05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经历了生命中最黑暗的一年后,张昭终于和乐视说了再见。

  2011年一手创立的乐视影业,在去年经历了业绩巅峰到谷底的巨大落差,估值也从最高时期的98亿元、一路下跌至30亿元。外部的舆论风暴,内部核心员工离开······每一个都让他的处境更加艰难。

  乐视,这个曾经让他感到荣耀的名字,一时间成了差一点无法生存的原因。

  他决定彻底脱离乐视。

  3月27日,一封内部信宣布乐视影业更名“乐创文娱”,张昭担任乐创文娱董事长兼CEO。新名字与融创有关,第二大股东乐视控股所持有的16.3%股权,将在几个月内全部处理。

  次日晚上,张昭接受了21世纪经济报道的独家专访。采访开始前,他打开了这天的第二包烟。虽已决心彻底脱离,但他说自己并没有后悔加入乐视,“我们要清楚自己从哪来,乐视这几年留下了什么。我觉得是用户思维和分众能力,这是宝贵的。”

  离开贾跃亭,迎来孙宏斌。

  截至3月29日,乐创文娱最新一次公布的股权结构为,天津嘉睿持有乐创文娱40.75%股权,为第一大股东;乐视控股(北京)有限公司(下称乐视控股)持有16.3592%股权,为第二大股东。

  除了资金支持,孙宏斌没有在公开场合避讳对乐视影业的支持,他曾在3月25日表示,乐视影业是民营影视公司里做得很好的,可以排前几名。张昭也对记者透露,孙宏斌从未对投资乐视影业表现出怀疑。

  在张昭看来,过去一年,估值虽然一路下跌,但公司运营在继续,业务没有受到根本影响。“这是两码事,公司没什么问题,我们还很便宜,价值大家都看得见。”

  想清楚这件事,张昭经历了自我重塑的过程,这是他人生中的一段至暗时刻。

  至暗时刻

  “阳光明媚也没用,你感觉不到。”

  去年四季度,风暴来临,张昭站在了漩涡中心,乐视影业资金出现巨大缺口。新项目《刺局》开机,需要大量启动资金;《奇门遁甲》即将上映,宣发资金严重不足……

  乐视控股高达17.1亿的欠款,让这些箭在弦上的项目很难推进。而就在大半年前,乐视影业还在梳理2016年的业绩,片片过亿的成绩;几个月前,上海电影节上,张昭还面对媒体和投资人谈笑风生,描述正在搭建的新体系“IP垂直运营”。

  去年11月,乐视控股还是乐视影业的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为21.81%,天津嘉睿持股比例为21%。在乐视的大帽子下,舆论的质疑铺天盖地。

  乐视影业是不是不行了?

  面对质疑,张昭走进了“阴影”。很长一段时间睡不着觉。“三点,告诉自己该睡了,九点还有会。睡不着,起来看书,再看个美剧放松下,但又睡不着,就去楼道里抽烟。”

  最难的时候,张昭面临着是否兑现承诺(《刺局》开机,《奇门遁甲》上映)的选择。

  “所有的片方都承诺了年底要上场,我们都知道《奇门遁甲》成绩会有大问题,市场活动很难展开,但还是要兑现。不是业绩的承诺,而是公司是否还在坚持运营。”

  解决问题的第一步是直面问题,张昭决定放下从前。“如果我是一个nobody(无名小辈),没有设定过这个公司应该有怎样的估值,没有欠款,我会怎么面对这个事。”

  脱离乐视

  活下去,是首要任务。但这时增资,面临的是大概率上的估值缩水。

  去年11月某天,张昭和孙宏斌第一次商量了增资事宜,得到了孙宏斌的支持。此前,融创曾两次投资乐视影业。

  2017年1月,乐视控股以10.5亿元价格将乐视影业15%的股权出售给融创旗下的嘉睿汇鑫;2017年4月乐视控股将乐视影业27.8%的股权质押给融创,换取11.2亿元流动资金。

  2017年11月26日,深秋,北京路边银杏逐渐变黄、法国梧桐开始落叶,连续多云了几日的天气转晴,乐视影业召开了一次决定命运的股东会。

  这次股东会决定的内容,便是乐视网在12月25日发布公告的信息:天津嘉睿持有乐视影业40.75%股权,为第一大股东,乐视控股持有16.3592%股权,为第二大股东。

  这是一次内部增资。下午2:00,孙宏斌、张艺谋、郭敬明、孙俪、孙红雷······公司大大小小40多名股东悉数到场,在位于姚家园路的乐视影业三楼会议室里,开始了长达三个小时的股东会。

  每个人都带来了一堆问题,与舆论相同,股东们被“大乐视”的问题困住了,不知道未来乐视影业会去向何方。“我们铁了一条心,必须要说服大家,不管多长时间,这是唯一出路。”张昭进行了一番演讲,IP垂直生态、聚焦新中产、商业模式、团队······张昭把在上海发布会上讲过的商业模式又讲了一遍。

  话音落下,股东们开始了漫长的讨论,与媒体关心的问题相同,股东们的疑虑也在大乐视会怎么样等问题中逐渐展开。孙宏斌的率先表态起到了一定作用,股东们逐渐意识到,更应讨论的是乐视影业如何生存,而非大乐视或乐视网。

  获得资金、脱离乐视,是此刻对这个在生死边缘的公司而言,最重要的事。“我告诉他们,估值多少你们定吧。一方面,有17亿的欠款,跟别人谈估值不合理;另一方面,我清楚未来公司的估值,我只需要负责带领大家走出来。”张昭表示。

  从当年经历光线影业上市、到多次注入乐视网,最终以失败告终,张昭与资本市场的几次亲密接触,让他看到了本质——最重要的是商业模式的落地,而不是纠结贵与便宜。下午五点,这次特殊的股东会结束,据张昭介绍,有多于90%的股东表示支持。

  这笔增资的金额约为10亿,乐视影业方面并未公开股东们的增资金额和具体持股比例。但这次增资后,融创成为了乐视影业的第一大股东。

  “重生”

  增资完成后,资金逐渐到位,乐视影业“活”了下来。

  此时,按照公司和股东们的共同心愿,尽快脱离乐视,是这家公司最首要的任务之一。

  如何处置乐视控股16.3592%的股份?

  孙宏斌曾表示,对乐视影业有兴趣的机构很多,不排除做进一步的增资,剩下的“就是估值的问题”。张昭对记者进一步确认了这个消息。

  3月28日,在一次小型媒体群访中,张昭对21世纪经济报道确认,包括乐视控股在内,股东均同意全部转让乐视股份。谁来接盘?“公司的新股东已经在路上,处置方式可以是接盘,可以是拍卖,很快,几个月之内就可以出来这个事情。但有一点很清晰,乐视控股已经没有能力。”

  而面对乐视控股高达17.1亿元的欠款,张昭表示,“会继续追讨,不能让这个事变成我们的一个掣肘。”

  经历了这次磨难后,张昭认为团队的收获是员工获得了成长,积累的是处理危机的能力。在最糟糕的时候,反而有时间把未来的路想得更清楚。一位负责内容创作的员工形容,这家公司如今是“一个烟不离手的老头,带着一群年轻人”。

  “仍将以电影业务为基石,以电影衍生业务为阶梯,致力打造IP品牌,为广大新中产、新家庭的娱乐创造文化价值。”张昭在内部信中这样解释未来的战略。

  实际上,战略并没有变化,按照去年6月19日的战略发布内容,乐创文娱将以IP为核心,以电影为IP的首要文本、IP放大器,展开包括但不限于电视剧、网剧、游戏等在内的多种文本形态。

  这与融创未来的某个方向不谋而合,也是孙宏斌多次增资乐视影业的重要原因。3月29日,融创2017年的业绩发布会上,孙宏斌公开表示,看好大屏运营和内容领域的发展前景。此外,融创将继续对消费升级方面的市场机会进行积极探索。

  乐创文娱与融创会擦出怎样的火花?张昭告诉记者几个月后就会逐步看到成果。是否会让融创成为绝对大股东,对公司发展掌握话语权?张昭说,“融创肯定是第一大股东,但是未来的股比怎么样,真的觉得不重要。”

  虽然走过了低谷,但张昭不认为自己穿越了至暗时刻,从脱离乐视的角度,已经走过了这个阶段。但“我们选择了做黑暗中的开拓者。要尽快忘掉市场现在的关注,躬身前行”。

  本质上,乐创文娱描绘的蓝图与迪士尼的商业模式有些相似。在电影的基础上,充分运营IP,挖掘IP的非票房商业空间。这是目前国内多数电影公司的共同选择。

  重新开始后,未来或有上市可能。张昭透露,乐创文娱将独力面对资本市场。

2
+1
2
+1
相关报道
文章关键字: 张昭 乐创文娱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正规博彩十大app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

博聚网